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

【HQ!/東西】隣の西谷さん

三壘跑者:

  

   

  *昨天跟朋友聊到住家的門牌號碼和隔壁四間都一樣,要是郵差送錯了怎麼辦?發現對方訂了奇怪的東西,一起研究吧!

  *架空設定,成人,鄰居。

  *原本只是想寫個小段子而已,又貼貼妥妥寫了三千字Orz  

 

 


  西谷夕站在房門口,手裡拿了五六封的信,裡頭一半都不是他的,郵差已經連續好幾次都送錯信了,就算他和東峰住在同一棟宿舍裡又是隔壁房號,也不要這麼誇張吧?

  不過也罷,西谷敲敲隔壁的房門,起先的一分鐘裡沒有半點聲響,他準備開口呼喊時,乒乒乓乓、咚--碰,唉嘶好、好痛,咦--才八點?西谷聽見腳步聲往門口移動,披頭散髮的東峰出現在門後,一臉惺忪的模樣。

  「咦?欸啊、等等。」,發現敲門的人是西谷,東峰慌慌張張地往門裡稍微躲進去,似乎在整理儀容,不到三十秒又探出頭,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請問有事嗎?」

  『喏──你的信!郵差又送錯了!八點不早了,東峰該起床──太陽都曬屁股了!』,宏亮的聲音穿過耳膜驅趕東峰腦袋裡的睡意,說完西谷朗笑了下,東峰感受到比太陽還熾熱的燦爛。

  「唔……又送錯了?嗯……」,東峰搔搔頭,收下自己的信。內心卻暗自竊喜,要不是郵差送錯信,依他的個性絕對不敢上前和西谷說話,一想到此,他又偷偷多看幾眼西谷,如此朝氣的模樣相當可愛。「那個、謝謝你,還麻煩你送過來……」

  『說這什麼話,不就是隔壁而已嗎?那就這樣,我還要去上班,掰掰--』

  「掰、掰掰。」

 

 

  幾天後,郵差送信來時,恰好兩人都在家裡,郵差敲敲西谷家的門,喊著:『東峰先生,有你的掛號信哦,請拿印章出來!東峰先生--』,待在家裡的東峰聽見自己的名字,先是疑惑為何郵差沒有敲門或按門鈴,不過還是找出印章就去開門。

  一開門發現郵差站在西谷的門前,讓東峰摸不著頭緒。

  「呃…不好意思,我是東峰……」

  『欸、欸欸?你是東峰先生?嗯……欸?』

  郵差低頭確認信封的地址時,西谷也打開房門出來。

  『郵差,你送錯好幾次了,1-3房的他才是東峰旭,1-4房的我是西谷夕。』

  『……哦喲抱歉,因為西谷先生看起來比較像旭…下意識就誤會了,真的很抱歉。』

  『嘛哈哈哈哈--竟然是這種理由嗎?哈哈--』

  「……嗚怎麼這樣……」

  東峰欲哭無淚,被郵差的話莫名又打擊了一番。

 

  『真的萬分抱歉,下次送信時會注意的,真的很抱歉!』

  「那個、真的沒關係,真的!」

  郵差不停鞠躬道歉,東峰抬手想要告訴對方不用如此,但表情沒表達好,不小心露出兇氣,郵差嚇得不敢抬頭。

  『總算有旭的感覺了吧?哈哈,郵差先生下次注意點就好。』

  在西谷的幫忙下,郵差總算願意離開了。西谷瞧見東峰的背影有些落寞,看起來挺可憐的,便拍拍他的肩膀。

 

 

 

  沒了這個美麗的誤會,東峰又難以和西谷說話,生性過分害羞膽怯的他,因為小時候被喜歡的女生當眾嘲笑,造成他如此陰暗的性格,連走路都有些駝背。其實他已經暗戀西谷好長一段時間,自從他搬進來那天時,自告奮勇幫助他的西谷,就這樣奪走東峰的少男心。

  這二十五個年頭來,雖然空有高大的身軀,外型若稍微整頓一下也是型男,不過個性的問題讓人大扣分數,因此除了雙手之外,根本沒機會牽過任何女生得小手。

 

  性事最好的辦法就是雙手,不過雙手能夠施展的能力有限,因此東峰開始網路搜尋和訂購其他『床事好朋友』,當然最近也不例外,看中了一款造型特殊且附帶震動功能的飛機杯。

  因為最近的送錯信件,他耽擱了好一陣子不敢購買,既然已經告知過郵差,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一想及此,他便安心下訂這個多功能的『床事好朋友』。

  告知過郵差,不等於郵差不會再犯錯,思想過於單純的東峰沒料到這部分,也可能是因為他不在家才產生這種情形?

  算一算出貨日的時間,東峰滿心期待包裹的送達,不過管理員卻沒有貼字條要他去領取,他更是疑惑了,難道還沒送來嗎?可是出貨日是昨天,應該要到了才對?難道是騙我的吧?還是郵差配送途中怎麼了?不會是郵差又送錯了吧?

  呀啊啊啊啊,想到最後一個可能性他就萬分羞恥。雖然情趣商店會做好包裹的隱私,可是被別人拿到的感覺……

  他趕緊躲回家裡,不願正視這個可能,接下來要是有人敲門,他要當做自己不在家!

 


  『叩、叩叩!』

  『東峰、東峰?你在家嗎?有你的包裹哦!』

  呃啊啊啊啊啊──是西谷,內心混亂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東峰,很想開門但又覺得不能開。

  『東峰先生?奇怪,剛才不是有開門聲嗎?難道是遭小偷了?不好了,感覺報警好了!』

  報、報警!這樣警察會不會命令他打開包裹來檢查!不行啦!

  東峰無奈地打開門,露出半張羞赧的臉,略顯中氣不足地說著,「呃……西谷,我在家,有包裹嗎?謝謝你替我收下……」

  『喔喔太好了,我還以為是不是小偷闖進來了!』

  「…剛才沒有聽到你的聲音,所以才慢了點開門。」

  『原來如此!不要讓人這麼擔心嘛!喔、對了東峰,剛才你的包裹發出震動的聲音,我擔心是不是爆裂物品就把他打開了。』

  「咦--欸欸、這個,不是的、那個我,是要送給朋友的……」,像是要否認什麼,東峰越說越心虛,他趕緊低下頭,不敢看向西谷。

  『嘻嘻,東峰先生似乎買了有趣的東西,這樣吧,不如我們一起研究研究吧?』

  「咦--?」

 

 

 

  西谷的話炸碎了東峰的思考能力,他甚至無法理解西谷到底說了什麼,明明說的是人話,可是為什麼他聽不懂,不止聽不懂,連回應都無法。等他回過神來時,西谷已經跨坐在他身上,半褪衣物,雙手來回撫摸健碩的胸大肌和褐色乳頭,而東峰只剩下半身的褲子。

  『體格不錯嘛……平常有在健身?』

  東峰只能呆愣地望著西谷,任對方肆意撫摸,西谷的手指比想像中的軟,在胸前遊走的長指看來情色,褲襠裡的巨物躁動起來,眼神又不住地往裸露的肩頭飄去,膚色對比自己白皙許多。

  「我在貨運公司打工,所以……誒不是、那個西谷你、研究什麼的,只是開──」

  『噓──是認真的哦。』

  西谷點住東峰的唇,眼眸裡的認真有如深暗的漩渦,讓東峰的理性迷失在裡頭。

 

  

  關於兩人如何使用床事好朋友 

 

 

  隔天早晨-

 

  「嗚……真的很抱歉、請問你的身體還好嗎?」

  東峰正跪在地,不知所措地望著躺在床上起不來的西谷,只見西谷揚起了笑,勾起手指示意東峰,『吶……作為補償,以後只準跟我一起研究有趣的東西?』

 

  「嗯……只跟你一起……研究研究。」

 

 

 

 

 

  <完>

  

评论

热度(43)

  1. 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三壘跑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