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

【影日】阴阳寮散记

逆流想像:

*阴阳生影山和式神妖狐日向的故事


*上次写了乌天狗paro后,紧接着就被噗友的图推坑,于是乎又诞生了这篇文……我真是一直在写妖怪趴啰的感觉啊wwwww默默发誓下次一定要来篇生活在正常世界(?)的影日


*一样文章底部附了一些注释,但希望大家读完故事再阅读^_^




--


「不是你就不行。」




(1)


平安京大内里‧阴阳寮




武田一铁近来很是烦恼。


前任阴阳博士因病提早回乡休养,来不及带着任内最后一班学生们完成修业,中务省于是指派了现任六位阴阳师中最为年长的他暂作代理。然而他自觉没有教学的才能、操纵生灵的能力也不是六人中最强,作为阴阳生们的老师恐怕欠缺说服力。


更何况……眼前甚至存在着比是否能让学生们对他心服口服要更为严重的问题。


「影山。」


一次日间修习结束后,武田叫住了阴阳生之一的影山。


「是。」


这是个相当得长辈喜爱的少年。即使不善说些讨人欢心的言辞,学习却很勤奋主动,并恪守着不同辈分之间应有的礼仪。


然而也是这样的少年,无法圆滑地融入同侪之间。


「式神召唤出来了吗?情况如何?」


「……很抱歉,虽然尝试过,但都失败了。」


「这样啊,」武田掩饰地哈哈笑起来,深怕自己这问题反而伤了学生的心。「再努力就好了!嗯!加油!」


「是的。」


「那就好,抱歉叫住你。」正当黑发少年波澜不惊地朝他微微鞠躬,并准备告知将先行告退时,武田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下手。


「……对了影山,最近有人议论,膳房似乎有偷食物的妖怪出没。但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所以不能确定真身……你有什么线索吗?」




和室的拉门几乎是被甩上的。


影山瞪视房内,临走前才被他折得方方正正的被褥已经散成软绵绵的长条状,中央有块小小的隆起窸窸窣窣地动着,似乎正为什么忙得不亦乐乎。


「日向……!」


来不及了。掀开被子的瞬间,只见一对小小的三角形耳朵动了动,一双骨碌骨碌转动着的眼珠子抬头望向自己,塞得鼓鼓的红润脸颊还在噗资资地动着,嘴角还沾着饭粒和生鸡蛋的橘黄汁液。


「不是叫你不要随意外出吗?」很少人被这样看着尚不心软,然而影山仍旧冷下脸来:「你饿的话我会带食物回来。外面人那么多,被看见了怎么办?」


「因为影山都把我的请求无视了嘛。」


随意用手背抹了下嘴巴,个头娇小的少年晃着一头橘黄色的短发,站起身来。尖尖小小的耳朵、稻浪般蓬松柔软的尾巴,无一不布满了金黄澄澄的毛发。


初次见面时所看见的真身,是不论传说或历史资料都很少记载的,全身以金色毛皮覆盖、谣传为太阳的象征、佛教茶吉尼天的眷属──金色的狐妖,世称「金狐」。


亦即影山的式神。


一般召唤式神的仪式,皆在验收阴阳生修行成果时统一进行,然而临时更换老师之后,新上任的武田一铁却宣布不会举行这仪式,由阴阳生私底下各自选择适合的地点召唤即可。


也因为如此,影山才得以隐瞒日向的存在。


禀报自己召唤出的式神并在课堂上展示已经是这一届的惯例,金田一、国见等大部分的同期生皆已召唤出自己的式神,并与其建立相当程度的默契。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展示式神同时也是证明自己能力的一种方式,式神的力量、与主人的配合程度,皆代表了阴阳师能力的强弱。


十名阴阳生中,只有三人能成为阴阳得业生。


自己除了卜筮和降魔以外没有其他的才能,也不想要其他的生存方式。所以,影山想,他必须成为阴阳师不可。


「据我的了解妖狐善于变身,为什么你非得变成一个小孩子呢?」


一面不满地收拾着床垫上的残籍,影山随口问。在他身后四处溜跶、被踩到痛处的娇小狐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准再叫我小孩子了!不过是身高矮了点而已。」


「难道不是因为你力量太弱了吗?」


「才不是呢!」日向立刻否决了。「我只是不认为有那种必要而已。变身成人形不是为了勾引什么人,所以没必要在意外表。」


嘴上这么说,但一被他调侃矮小就会立刻抗议;而且这家伙大概也不懂人类所谓「高大、俊美、修长、美丽」等等形容词的基准吧。


「影山,什么时候你才要带我出任务?式神的义务不是协助阴阳师吗?」


「…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呼叫你。」


影山感觉到自己的背被用力地踩了一脚。


「你这…!」


正想收拾这因不满而故意捣乱的熊孩子,但还来不及抓住他脚踝,狡猾的金色妖狐就夹着烟雾逃跑了。


日向不像其他的式神,只有在阴阳师呼唤时才现身。自从召唤他出来之后,他便一直表现得相当随心所欲:想现身就现身、想化为人形就化为人形,饿了就偷拿阴阳寮里的伙食,丝毫不把影山对他的告诫放在心上。


天知道那家伙还擅自去过哪些地方。


「明明就还那么弱小……」


影山自言自语着,伸手触碰了一下藏在怀中的流镝。那是他和日向立下契约的凭证。用手指缓缓描绘着它的形状,揣在衣襟里的手渐渐收紧成拳头。


当务之急,是必须先变强才行。




(2)


「泽村前辈,请教我五芒星阵的施咒念法。」


现役阴阳师之一的泽村大地是影山成为阴阳生前便认识的熟人,因为很了解影山性格,在阴阳寮里私下也对他特别关照。影山找上来请教的问题,很少不会尽力帮忙解决。


「为什么要学那个?」听到这要求,性情温厚的前辈也难得地皱起眉来。「那还不是你能力范围内能操控的东西。」


「…我私下一直有进行锻链,所以应该没问题的。」


「过度的修链很容易走火入魔。」


「泽村前辈……」


「你就直说吧,是为了那孩子?」黑发青年微微叹口气。「武田告诉我,所有阴阳生中只有你迟迟还没召唤出式神。然而依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比谁都要早完成这件事。为什么要隐瞒日向的存在?」


「因为,日向他……他还太弱了。」影山闭了闭眼,才又开口继续说:「在狐灵分级中,金狐仅强于银狐和黑狐,可以说是较为弱小的存在。如果日向是赤狐或九尾狐的话……」


「阴阳生不可能召唤出九尾狐那种等级的式神,我也只召唤出了白狐而已。影山是觉得依自己的能力,怎么可能只召唤出金狐吗?」


「不是,」影山有些急切地否定,但又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似的,无法替挥舞的双手找到适当的安放位置,「式神能发挥的力量,跟负责操纵的阴阳师的力量息息相关,如果我不先变强的话……」


「本身力量不够强的日向,可能就会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影山没有回答,但露出了显然正和内心某些想法展开挣扎的表情。


「我多少能明白你的想法呢。当初召唤出菅原时,我也为类似的原因困扰过。」


会让泽村前辈知道日向的存在,除了他是自己少数信赖的人之外,也因为泽村的式神同样是一名妖狐──稻荷神的眷属、带给人们幸福的代表,名为菅原的白狐。阴阳生时期能力出众的泽村前辈曾一度拥有多位式神,然而成为阴阳师之后,不知为何只将最先召唤出来的菅原留在了身边。是少数仅拥有一位式神的阴阳师。


「如果你修链过程需要协助时不打算请求日向的帮忙,」最终,泽村大地缓缓开口:「那,何不考虑召唤出其他更强的式神呢?」




那晚影山回到房间时,日向一如既往坐在房里等他。难得地没有把床铺弄乱,坐在窗边直盯着外头,盘起的腿不时晃动一下,看起来百无聊赖。


「唷,终于回来啦,今天好晚。又被其他人欺负了吗?」


「……关你屁事。」


「真可怕。」日向站起来,咚咚咚地跑到打算拉上被褥装睡再说的影山身边,「我可是知道的喔,其他人都不喜欢你,这臭脾气却一点也没有要改正的意思。」


「吵死了。」


被褥外头安静了一阵,当影山以为对方已化为烟雾消失时,被子忽然又被掀开,小小的身躯钻到他身后,用那双不大的手从影山背后试图环抱住他。


「……呐,影山,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呼唤我吧。」


抓住影山衣服下摆的手指渐渐收紧。


「不要去召唤其他式神,不要单打独斗,过来依靠我吧。我不是你的式神吗?」说话的口气非常强硬,身体却在微微颤抖着,影山也觉得自己的内心跟着摇摇晃晃起来。「到底为什么我不行啊!我不够强大吗?我让你很丢脸吗?为什么到了现在还要我藏起来?为什么就是不呼唤我呢!那为什么还要跟我订下契约啊!」


无数个记忆片段如一面一面的浮光在影山脑海里闪现:他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式神「金狐」;金狐幻化为如同小孩模样的少年;毫不在乎地说着自己「根本不是力量弱」、彷佛从来不知道何谓伤害的妖狐;无数个烦恼着不知如何进步、让自己变得更强的夜晚;最终,泽村前辈那句“何不考虑召唤其他的式神?”就像警钟一样,让很多整理不了的思绪一瞬间就清晰了起来,那些他不得不承认的心情、感情摆在他面前,让他今夜顿悟的同时也由衷感到疲惫起来。


「……你当初,是怎么说的来着?」影山闭上眼睛回忆着他们的相遇,日向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日向,你为什么又唯独要选择我呢?」


「……不是你就不行。」身后的人儿蜷缩起来,一个一个字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那么愤怒、伤心,但又固执:「不是你就不行。」




(3)


对影山而言的初次相遇,对日向而言并不是实际的第一次。


这事儿不管经过多少年日向都不打算跟影山说明。


为选拔优秀的少年接受阴阳生的培训,中务省曾经在京内召开大会,只要具备看得见灵体及鬼魂的能力、并熟悉一至两个降妖的咒语,就有参加的资格。


日向隐藏自己的气息,幻化成人形混在人群里看着。


大会引来的是真正的怨灵和恶鬼,目的是挖掘拥有卓越除魔能力的孩子。为了避免怨灵失控或波及一般民众,当时现役六位阴阳师全数在场坐镇。


影山显然参赛前就背负了众人的期待,一批批孩子轮流上阵,轮到他那批时欢呼声特别热烈。


而他确实不负众望,不曾动摇半分的站姿、沉静的神态、熟稔流畅的咒语,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对抗怨灵迎面扑来的过程如同呼吸般自然而完美。


即便大会使用的多为简单咒语就能降伏的妖怪,但也有较高阶的恶鬼混在其中。少年们通常无法解决,便由在场的阴阳师出手消灭。


大家都期待着影山定能成功驱除祂。


但出乎众人意料地,这次恶鬼却没有冲着影山而来;相反地,祂挟带着其他怨灵,聚拢成更庞大的势力,朝另一名少年展开攻击。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好几名阴阳师在电光石火间冲入场内。


恶鬼没有得逞。


并非阴阳师先杀死了恶鬼,而是那名少年成功抵挡住了恶鬼的攻击。


少年在至关危急的时刻使用了一个禁忌的咒语──对一定范围内他能操控的所有生灵下令,联合起来保护他免于伤害。


那些被他强制召集的、力量薄弱的生灵,替他承受了伤害而全数消亡。


尚未堕落成怨灵的生灵和鬼魂不能随意杀害,因此这种强制咒是不被允许的。但在场没有人打算责怪刚从鬼门关前逃离、跌坐在地尚一脸惊魂未定的少年。


影山却出声了,带着明显的责备和毫不掩饰的厌恶。


「再怎么危急的情况都不能使用那个咒语,你不知道吗?」


「喂,影山,别说了!他也是为了保命啊!」


「就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抱持着『再怎么危险的情况都还有那个咒语能用』的卑劣念头,恶鬼才会攻击他的。」


黑发少年的脸上是赤裸裸地憎恶、不屑。


倒地的男孩的同伴二话不说扑上前揍了影山。而后场面陷入一片混乱。




尽管大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影山和那位名为国见的少年、以及少年的同伴金田一最后都成为了阴阳生候补。那次事件也种下了影山遭到同期生们联合排挤的根本原因。


而由日向回想起来,却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影山率直表露内心情感的模样。


想想他也觉得奇怪,当在场的所有人皆为少年过于苛刻的言语所激怒时,为何他感受到的却是影山的笨拙、不善言辞,和对于自然界生灵万物的一些尊重、敬意和怜惜?


从来没有意愿与人类为伍的他,第一次产生了想成为某个人的同伴的想法。


 


「……金…狐?」


再次见面的影山沉稳的气息丝毫未变,唯有眼神随着时间累积了更多隐忍。


他站在用结印阵里,契约术已成功施展开来,略为困惑地望着眼前出现的狐妖。


「汝以配戴的流镝召唤我而来,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如阳光般温暖的金色毛发、尖挺而立的耳朵、蓬如稻穗的尾巴。金狐在他面前逐步幻化为个头娇小、手脚都纤细得惹人怜爱的少年,直挺挺站立着。然而那双不带其他感情、单纯直视着自己的橘色眼珠,给影山的第一印象竟是压迫性的、庄严的、不容违逆的。


「并非降伏,而是通过结押产生契约术引导神灵自愿成为式神……」


「是,我是自愿成为你的式神,你的朋友,你的同伴。是我选择了你。不要忘了这点。」


少年来到他面前,执起他的双手,虔诚地落下代表忠诚、信任、永不背叛的吻。


如同被他的动作牵引,影山也微微俯身,在橘发少年抬起的额头上有些局促地印上属于自己的标记。




至此阴阳师与式神的缔结契约彻底完成,两人都没细想日后将出现的困难,但对于这注定了一段出于自愿而陪伴、至死不轻易舍弃彼此的关系,倒是再清楚不过。 




Fin.






※关于阴阳师、式神和设定上的一些注释(请尽量读完文章再看喔XD):




1. 阴阳寮里的10位阴阳生,仅有3位最终能成为阴阳得业生、进一步晋升阴阳师之列,因此竞争十分激烈。


2. 一个能力强大的阴阳师通常拥有不只一名式神,像安倍晴明就能召唤螣蛇、朱雀、六合、勾阵、青龙等十二神将。


3. 妖狐的分级由强到弱依序是:空狐-天狐-九尾狐-赤狐-白狐-金狐-银狐-黒狐,九尾狐等级以上的妖狐是非常罕见、也不容易受到操纵和召唤的。


4. 「五芒星」桔梗印是晴明独创的祈祷咒符,象征宇宙万物的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之无灾无邪。


5. 影山会好好成为愿意相信日向能力的阴阳师的,他只是年纪还太轻,还被各种情感绊住脚……对了,取名叫阴阳寮「散记」,是觉得剧情比较像是纪录在阴阳寮里发生的各种事,所以也许还会有后续章节…(嘘




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要补充了,


那希望大家看得愉快!^0^



评论

热度(62)

  1. 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逆流想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