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

【影日】指尖的红线

这里的节操满满当当:



那种感情,是洪水猛兽。


 






 


【1】


这个世界,是由很多不同颜色的线条串联起来的,那些线条在空中纵横交错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画,而在其中的人类就是这副巨大的画作的谱写者。


日向翔阳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可以看见人们手指间上缠绕着的线条,他可以看见线的另一端是和谁相连着,可以看到有的红线断落在地上的样子,可以看见有的红线被强行勉强系在一起。


当然,他也可以看见自己手指间的线,只不过那些线条仅仅是单一的色调而已。


红色的,纤细的,柔软地垂在半空中,似乎一扯就能够扯断。


在很小的时候,他一直对着太阳光举着手看。手指尖上的那根系着的线被拉的很长,远远看不到头,他曾经也去追逐过那根线,他跑了很远很远,直到太阳将要落山,直到他翻过了一座山峦他都没有看到那根红线的尽头。


多奇怪啊,他这样想着,完全得不到正确的答案。那些在他身边的人的指尖的线都很短,线的另一头都无一例外地牵扯着另外的人。


“你们为什么要在一起?”他去询问那些人,询问那些被红线牵扯在一起的人“请告诉我,什么是喜欢?”


“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了哦。”那些人给出着相似或者完全相同的答案,然后走远。


“真是完全搞不懂啊。”他这样想着,然后依旧每天看着自己手指间上缠绕着的红线,依旧每天去观察着街上行走着的人们。看着他们很幸福地争吵着,也看着他们微笑着把手指尖的线扯断。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把红线扯断,然后颤抖着手把断裂的另外那部分和别人的缠绕在了一起。


他不甚明白地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明应该是彼此喜欢才会出现那根线的吧,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扯断呢?


于是他再次跑出去询问答案。


“因为那种感情啊,是错误的。”这一次的他得到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答案,被询问的男人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他抱着头在哭泣,原本和他牵扯在一起的男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行走着。


“因为是错误的啊。”


 














【2】


见到影山飞雄是在初三的第一场也是最后的一场比赛的时候。他紧张地站在入口的地方看来看去,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鼻子里闻到的是满满的镇痛剂的气味。


“北川第一来了。”朋友小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是强校啊翔阳,怎么办。”


“那也要赢下来。”他紧紧握着拳,然后看见了正好入场的人。


骄傲,自大,目中无人,对于胜利有着急切的渴求,语气凶狠,像是王子一样。


所谓的第一印象差到爆表,日向翔阳撇了撇嘴,尽管有多么的不服气但是身体还是不由的让出了地方。


最后的成绩也糟糕的不行,对于日向翔阳来说,整个初中时代的第一场也是最后的一场比赛,只有仅存的三十一分钟。


“你这三年都在干什么啊?”在结束散场的时候他被人叫住,一上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


“你懂什么!”日向很不服气地回了一句,像是在辩解,也像是在无声地宣战。


“为什么要浪费才能啊?”


“因为……”话语说了一半,另外一半哽咽在喉咙口“因为……”无论怎么样都说不出口那种理由,所以他用力地把手拍打在球网上。


“将来打败你的人一定会是我。”


另一只手在他大声喊叫出宣战话语的同样也一把抓住了球网,说话的人语气阴沉带着极大的怒意。


“那就试试看好了。”


两个人的手心相隔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但是日向翔阳却在那一刻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他惊讶得几乎听不清影山到底在这之后还说了什么话,队友似乎拉扯着他的衣服让他快点离开。


他的眼睛里,此刻仅有的只是那根红色的线条,他小时候一直在寻找的那根红色线条的另一端,系在了球网另一面的那个人的指尖。


纤细的,半垂在空中,极短,又极其坚韧。


“骗人的吧……”他晃动着指尖,看着那根线条随着他的动作而来回晃动“搞什么啊。”


这一定是错误的。


高傲的王子没有再看他第二眼,他同样也没有,两个人背对着背走上了不同方向的路。


必须得做些什么。


于是他第一次尝试着扯断自己指尖的红线,手指捏住那根脆弱的红线的时候脑内突然响起了那个久远记忆中的男人的话,他的脸已经模糊不清,但是话语依旧清晰。


“这种感情啊,是错误的。”


所以,在没有开始之前就请结束吧。


 














【3】


“你你你你你!”他结巴着看着和他站在同一片球场上的人,几乎不可思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因为落榜了。”影山飞雄点了点头陈述着事实,然后又是一记力度极强的跳发,排球砸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日向翔阳站在一边看着,跃跃欲试。


“给我托球吧,怎么样。”


“不要。”


“就一球怎么样?”


“不要。”


王子还是王子的样子,他也还是他的样子,第二次见面的印象,依旧差到爆表。


被队长丢出去的时候,日向不满地对影山做了个鬼脸,然后被人大力地拍打了头顶。


“闭嘴啦呆子。”影山用手背蹭了蹭鼻子下方的位置“现在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想要继续打排球的话就听我的。”


“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可以打排球的做法呆子。”影山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一脸得意“等下跟着我一起做就好。”


“好耶!”他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


然而就在手臂高高举起的同时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原本已经被扯断了的红线,又被人连接了起来,断裂的部分还被仔细地打上了一个小小的结。


为什么扯不断?他突然疑惑了起来,明明那个时候,已经扯断了啊。


“你干嘛这种表情。”影山黑着脸盯着紧闭着的体育馆大门“快点走。”


“啊,哦,好。”他又伸出手扯了扯红线,一边连接着他自己的手指尖,另外一边连在那个走在他前面的人的手上。


既然一次不行,那就再来一次好了,日向翔阳在心中暗暗想着,真是太奇怪了啊。


“喂,你快点跟上来。”被磨得失去了耐心的人忍不住回过头大吼了起来“慢死了。”


“知道知道。”


回去再扯断好了,他做出了决定,就像第一次那样就可以了吧。




















【4】


生活往往胜在出其不意。


日向翔阳没有想到的是,他和影山飞雄之间的配合可以顺利到这种地步,球被传到了二传手的手中,随即就可以准备扣球的姿势。


啪的一下,球网前的墙壁统统被人打开,两个人像是一体的存在。


“再来一球影山!”日向抱着球缠在影山飞雄的身边“就像是刚才那样。”


“你别给我再乱来了啊。”话每次都那么说,但是球却又每次都精准无误地被传到了手掌的下方。


“噢噢噢噢,帅爆了!”他看着自己通红的手心,满满的都是击球的爽快感,一抬头正对上影山的眼睛“我的击球怎么样,怎么样?”他伸出手去拽那个男人的衣袖,身体不自主地向前贴近。


“烂爆了。”影山飞雄认真的想了想给出了答案“继续下一球,呆子。”


“什么嘛。”


“球要来了哦。”


“正中靶心!”


跳到最高处然后坠落的时候,日向看到了影山的侧脸,汗水顺着跳跃的动作而向前甩动掉落,手臂的肌肉线条被崩的很直,头发在空中飘散开。


那是极黑的颜色,他看着看着突然走了神,黑色的瞳孔,黑色的发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成为了最强队友。


“你在发什么傻啊。”影山看到摔倒的日向不由分说地就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痛不痛?”


“啊,什么?”他还在胡思乱想着不相关的事情,眼神发直。


“算了。”影山甩了甩手臂,从地上捡起了水壶拧开了盖子“呆子,笨蛋,傻瓜。”


“为什么骂我啊。”


“就是想骂。”


“混蛋影山。”日向摸了摸自己摔倒的部位然后一个翻滚就坐到了影山的边上“那是我的水壶。”


“干嘛。”


“没,没什么。”


红线在指尖的部位缠绕起来,线条凌乱,上面有着两个断裂后被重新联接起的结。


 


















【5】


日向翔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了影山飞雄,就像是一瞬间的事情一样,世界顿时天旋地转。


也许是球被托过来的那一瞬,也许是拉开体育馆大门的那一刻。


他想到了大街上那些彼此连接着的人,不不不,从来没有两个同性连接在一起,他猛烈地晃着脑袋,这种感情,是不对的。


他突然感到了害怕,红线被他胡乱地扯断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会在此连接起来,像是诅咒。


影山飞雄每天依旧板着脸斥责着日向翔阳糟糕透顶的接球手法,然后依旧安定地把球托了出去。


只是,日向再也不敢去看影山的眼睛,线条上的结蹭着皮肤,呼吸变得焦急起来。


那种感情,是不对的。


那种感情,是洪水猛兽。


 
















【6】


 “喂,日向,你有喜欢的人么?”


“没有。”


日向翔阳飞快地扭过了头不去看影山飞雄的脸,手指因为紧张而在背后扭结在一起,他和影山之间连接着的那根永远无法扯断的红线,还有上面那些凹凸不平的结。


“脑子里都是排球呢。”所以他极其自然地说了谎话。


说谎的人,是要被惩罚的。


“哦是吗。”


话题就这么被一笔带过,接下来的训练依旧和往常一样,托球,然后是扣球,红线不停地晃来晃去,一点一点从指尖的部位缠绕到了手臂上,然后是整个上半身。


他,像是被整个抓住了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停,停一下。”他害怕地叫了停,在影山错愕的眼神里直接跑了出去。


像是被不知名的怪物逼到了绝境一样。
















 


【7】


他每天都用力地把自己手指间上缠绕着的红线撕扯开,断裂开的线条松散地挂在手臂上,像是被割伤的血痕。


但是一点都不痛,一点都不觉得痛,这种事情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吧,他这样想着,然后又拼命地撕扯起来。


快点改变啊,这一切都快点改变啊,不该是这样的啊,他低垂着头,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他不想要这样,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人一样害怕着什么,但是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喜欢着影山飞雄,但是他不该这么做。


他们这样的关系是不对的,日向翔阳这么告诉着自己,正确的应该是找一个可爱的女朋友,偶尔进行几次吵架,每天放学之后骑着车带她回家。


像是大街上的那些人一样,那才是正常的。


而不是……而不是他们现在这样。


这种感情,是错误的,所以才会那么害怕。


线条被撕裂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看,就是这样绝望的红色,他捂着脸,碎裂的线从指间掉落到了地板上,然后消失不见。


这样的话,就可以结束了吧,就可以不用这么难过了吧,就可以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了吧。


这样的话,就可以不用那么喜欢了吧。


 














【8】


“但是,没有用啊。”他看着打着结的指尖的红线苦恼着“完全没有用啊。”


完全,没有办法不去喜欢他啊。


 
















【9】


那是一颗种子,生根发芽,不停地汲取着营养。


 




















【10】


影山飞雄从拐角处走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在路过日向翔阳坐着的地方的时候突然蹲了下来,然后他伸出了手,极其熟练地在断裂开的线条连接处打了一个小小的结。


小小的,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红线上的无数个的那种样子的结。


每一次在被扯断之后就会出现的结。


“喂。”他摸了摸日向翘起的头发不满地嘟囔着“每次都要我善后很累的知不知道。”


“啊,哦。”他结结巴巴地回应着,手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是正确。


 “下次,别扯断了啊呆子。”


“大概……”


“大概?”影山歪了歪头,表现出不明白的表情。


“大概不会这么做了。”


“哦。”


“还有……”他用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用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还有?”


“喜欢。”他扯着指尖被人重新连接在一起的红线,把身体尽可能地蜷缩起来,胸腔里被填的满满的“我喜欢你啊笨蛋影山。”他不停的不停地重复着这样的话语,压抑了很久的感情,终于得到了喷泄而出的契机。


那是洪水,可以吞噬一切。


但是洪水也只有汇入了江海之后,才会被平复下来,因为那里才是他想尽一切办法要到达的最终的场所。


所有的不安,都被埋藏了起来。


 


















【11】


“你看的见那根线么?”年幼的人询问着哭泣的男人。


“不,我看不见。”


“那你是怎么扯断他的呢?”


“因为,我喜欢的那个人啊,并没有那么喜欢我,所以,就很简单。”


“那要多喜欢才会怎么样都扯不断呢?”


“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男人伸出手摸了摸日向的头发,然后站了起来。


那种感情,是错误的,但是感情这件事情啊,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或者错。


 














【12】


 “我知道。”影山飞雄突然站了起来,再次伸出手摸了摸日向翔阳的头发,带着难得的温柔“所以别再这么做了。”


“还有,我也喜欢着你。”


……


 



评论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