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

【惡友組】kiss短打合集

途終:

◆反正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摸魚的手(。


◆把這個月在微博上摸的段子集中存個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14】*麻鳩糯米團的腦補/算個間接kiss


「熱死了熱死了!」


倉持趴在長凳上汗如雨下,忍不住咆哮了一句。吼完之後他翻了個身,把毛巾蓋在了眼睛上。


「大喊大叫會更熱啦,笨蛋。」


御幸大剌剌在旁邊的空處坐下,一邊喝水一邊擦汗。


倉持把毛巾挪開些瞟了一眼御幸,想了想又蓋回原處,強迫自己忽略掉那個帶著挑釁的名詞。


「要找架吵我可不奉陪啊,累死了。」


「誒,有進步嘛。」


「如果不是這麼熱我一定立馬辦了你。」


「是哦。」御幸笑了笑,「澤村他們被小純差遣去買冰棍了,再忍忍吧。」




不出五分鐘一年生拎著塑料袋回來了,五顏六色地裝了一堆口味不同的冰。


御幸隨手撈了一支拆掉包裝紙塞進嘴裡,然後又挑多一支扔給了倉持。


這小子能累到不想吵架,看來亮桑還真是把他訓得很徹底啊。


御幸嚼著冰棍事不關己地想。




全員都分到冰棍之後還多出來了幾根,倉持不帶客氣地從澤村那搶了一支,笑得一臉得意。


御幸突然覺得有點不爽,倉持春風得意的樣子看上去就特別欠收拾。


「倉持。」


「啊?」


御幸抓住倉持拿冰棍的那只手,非常自在地在冰上咬了一大口。




倉持盯著自己手裡那根被咬去了三分之一的冰棍黑了臉。


「御幸。」


「是?」


「我遲早宰了你,絕對。」


「好啊,隨時歡迎。」


御幸笑著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張開雙臂以示誠意。




愛生氣的才是自己所熟悉的倉持洋一嘛。




FIN.


__________________




【5.22】*國王遊戲梗


「那就7號和⋯⋯1號⋯⋯接個吻唄。」亮介兩隻手指夾著鬼牌笑,「不准用保鮮膜喲。」




倉持盯著自己手裡的黑桃7反覆看了數遍,覺得今天簡直衰神附體,一共才玩了五局遊戲居然有三局都中了招。


但是亮桑有命豈敢不從?


於是倉持悻悻然從沙發上坐起身,把手中的撲克牌甩向茶几,牌面向上。




「1號呢?1號倒霉蛋是誰?」


亮介這道命令讓大家的情緒提了起來,純更是幸災樂禍地扯著嗓門一個勁起鬨。


「是我啦。」


御幸把反扣的撲克牌翻了個面,華麗的圖案顯然是黑桃A無誤。




「嘖。」


真是最糟糕的情況。




倉持抓了抓頭髮,定神之後抬起頭,「你來還是我來?」


御幸聳聳肩漫不經心地笑,「我都OK喲。」




從以前起他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就很能刺激倉持,於是倉持憤然抓起他的衣領湊上去在嘴上啃了一口。


——這番陣仗與其說他們是在接吻不如說是在幹架。


之後,丟下一句「廁所」倉持就溜出了包廂,把一屋子的調侃留給了御幸。




這樣基本就可以確認了吧。


倉持撐在洗手盆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胸腔裡那顆心臟在不受控制地亂跳。




「嘛,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




【5.23】*假寐梗


倉持到家的時候發現御幸倒在沙發上睡著了,這傢伙總會不自覺為了棒球而勉強自己。


因為他總是很毒舌,所以不說話的時候顯得特別可愛,倉持還挺喜歡這個時候的御幸。




從屋裡找了張小毛毯出來,輕手輕腳給御幸蓋上了,順便在心裡腹誹了一句——


睡的時候好歹把眼鏡摘掉啊笨蛋。




小心翼翼取下御幸架在鼻梁上的眼鏡放在茶几上,盤腿坐在地板上盯著他看了會兒。


可惡,還真是長了張好看的臉啊混蛋。




倉持瞭解御幸,知道他的性格很容易樹敵,也把他的努力看在眼裡——




「辛苦了啊。」




低頭湊上前吻了一下御幸,是個在他醒著的時候絕對不會做的,蜻蜓點水一般輕柔溫和的吻。




幾乎在倉持離開客廳的瞬間御幸睜開了眼,感覺全身的血液不受控制地往頭上沖,臉燒得不行。




——搞什麼啊,這種待遇在我醒著的時候可從來沒有過誒。




倉持站在衣帽鈎前撓了撓後脖子。




——那傢伙是醒著的吧⋯⋯大概。




「嘖。」


真是大意了啊。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26】*作業指導梗


「喂,御幸,」倉持一把推開御幸房間的門,頓了頓才發問,「數學作業你做完沒?」


御幸自書桌邊側過身,很隨意地轉著原子筆,「放學前就搞定咯。」


「倒數第二題借我看。」


「用這種態度拜託人真的好嗎倉持君?」


「自覺交出作業還是被我海扁一頓再交出來,選一個吧。」


「嗚哇,倉持君好可怕。」眼見倉持撩起袖子真要動手了,才一邊嚷嚷著「反對暴力」一邊翻起了書包。


「啊忘記帶回來了。嘛,要怎麼辦,直接教你還是明早再借你?」




倉持隨便拉了張椅子坐在御幸旁邊,根據他的提示換了個公式繼續解題。


御幸則是支著腦袋盯著倉持看,看他本來就挺不良的臉因為皺著眉頭而顯得更加兇暴,覺得很有趣。


好像,有點明白馴獸師的想法了。




「解出來了!也不是那麼難嘛!」


倉持兩手抓著本子,笑得有點高興。


「多虧本大爺的指導不是嗎?」


「你啊,」倉持揪住一臉得色的御幸的衣領,「如果不是擺這張欠扁的臉我是有心請你喝果汁的。」


「謝禮給我來個吻也完全OK的喲。」


御幸絲毫不在意地聳聳肩微笑,卻沒料到倉持真的照辦了。




「既然會臉紅的話就不要隨便提這種要求啊,笨蛋。」


甩下這句話,倉持心情很好地走出了門。




御幸臉朝下趴在書桌上,希望熱度能夠趕緊散去。


至於他的數學作業本,其實正靜靜地躺在書包的底層。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27】*賴床梗


御幸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個相當自律的傢伙,唯有一點——


他時不時都會賴個床,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




倉持對賴床的御幸總是很縱容,每每看到這個平時自信到囂張的男人奮力縮在被子裡蹭著枕頭含混不清地嘟噥著「再睡五分鐘」時,會覺得挺可愛。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御幸自己提出要早起的時候。


這個人偶爾就是會因心血來潮而做點什麼,比如昨天晚上突然提出要看日出。




當倉持洗漱完畢之後發現御幸還沒有絲毫起床的跡象時,回想起這傢伙昨晚信誓旦旦保證一定早起,怒火便自心口迅速竄升,於是他憤然掀掉了被子。


「到底是哪個傢伙非說要看什麼日出的!你倒是給我差不多一點啊喂!」


但御幸絲毫沒有搭理他的意思,翻了個身繼續睡得心安理得。


倉持眉毛一挑,俯下身湊近御幸,一手撐著床墊一手捏著他的鼻子吻了上去。




因為心情不太美好所以這個吻有點兇暴,肆意地在御幸口腔裡一番攻城略池之后,終於逼得他氧氣不足清醒過來。




「你⋯⋯」


「我怎樣?」倉持反問著截斷話茬,「這絕對是賴床的人自己不好。」


「⋯⋯」




御幸不說話了,雖然就結果而言的確是被吻醒的,但好像有哪裡不對?


根本一點也不溫柔嘛!




所謂,理想跟現實總是存在差距的。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




【5.29】*畏寒梗


倉持喜歡冬天。


倒不是出於「雪景很美」這種文藝浪漫的情懷,只是單純因為御幸怕冷而已。


看著那個無論做什麼都得心應手的男人為了寒冬而苦惱的樣子,沒來由就是挺舒心的。




「真冷啊⋯⋯」


一陣寒風吹過,御幸縮了縮脖子,伸出雙手把衣領朝裏攏了攏,被口罩阻隔的聲音有些含混不清。


倉持走在旁邊沒頭沒腦地想,這傢伙話不多的時候真的比平時可愛多了。




「哪天我要是死了,八成是被凍死的。」


御幸對天氣不太滿意,隨口嘀咕了一句。


倉持聽後有些好笑,「真誇張啊。」


然後,沒怎麼猶豫便把自己的圍巾摘下來圍到了御幸的脖子上,一圈一圈地繞了個扎實。




「嘛,這樣暖和多了吧?」


「倉持⋯⋯」御幸把感動之情以極為誇張的姿態表現了出來,「超愛你的!」


 「噁心。」倉持打了個冷戰,「這話聽著太噁心了。」


「咦,會嗎?」御幸那顆整蠱人的心頓時躁動了起來,「愛你哦。」




倉持不理會他的惡作劇繼續往前走,他就走在後面不斷重複這句話——


「愛你哦愛你哦超愛你的哦⋯⋯」


⋯⋯


「你吵死了啊!」


倉持憤然回過頭抓住御幸,拉下他的口罩以一個吻封住了所有惱人的聲音。




然後,御幸就安靜了。


好像,也不覺得冷了。




FIN.


______________


嗯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御幸不說話/話很少的時候很可愛(。


這次是真的去碼惡友策劃的字了……大概。

评论

热度(61)

  1. 阿羽_做条咸鱼躺尸途終 转载了此文字